第414章

-

心裡再多想法,她都不會輕易表現在麵上。

因此,短暫訝異過後,她反而笑了起來,說道:“你兒子居然得了重病?那你更要快點答應跟我合作,這樣才能早點跟你兒子見麵啊。”

狡猾!

秦舒心頭暗罵了一句,麵上也是冷冷一笑,毫不退讓,“先讓我治好巍巍的病,其他的,我們另談。”

她清冷的臉龐帶著不容撼動的倔強。

巍巍是她最寶貝的兒子,她深刻的知道,隻要自己稍稍露出一絲軟弱,她們母子倆今後就會一直受製於人,巍巍的安危反而更得不到保障!

她眸光灼灼地看著韓夢。

兩人對視著,空氣中彷彿進行著一場無聲的談判。

過了好一會兒,韓夢率先收回目光,臉上露出一絲不漏痕跡的無奈笑容。

直到韓夢起身離開之後,秦舒一直僵直緊繃的後背驟然鬆懈下來。

她抓起手邊的咖啡,送到嘴邊猛灌一口,然後重重呼吸了下,臉上才緩緩地露出一抹得以喘息的淺笑。

她用自己的堅持,爭取到了給巍巍治療的機會。

秦舒冇有在咖啡廳久留,恢複常色之後,她拿起包包,毫不遲疑地離開了這裡。

樓下,中心廣場的活動還未結束,王藝琳提前走完了自己的流程,返回咖啡廳。

“藝琳姐,你還想喝這家的咖啡可以直接喊我來買,何必親自跑一趟呢。”蔡蔡跟在王藝琳身後,殷勤地說道。

王藝琳冇有理會她,踩著高跟鞋大步走進咖啡廳,目光在四處搜尋,而後眉頭再度皺了起來。

人不在了?

蔡蔡也看出來王藝琳不是為了咖啡來的,疑惑道:“藝琳姐,你是想找什麼人嗎?”

“剛纔,那個女人......”王藝琳低喃著,麵容微沉。

她總覺得那個女人很熟悉,卻一時冇想起來。

在樓下參加活動的時候,她腦海裡突然靈光一現,想到了某個人,和剛纔的女人,確實有七八分相似。

可是那個人三年都冇有訊息,怎麼會突然出現?

所以,她才迫不及待想來確認。

現在人已經走了,王藝琳隻好失望地離開。

翼飛醫館。

褚臨沉的治療結束,張翼飛給他撤掉身上的銀針。

悠悠醒轉的褚臨沉一邊穿著襯衣,狀似隨意地問道:“我在治療的時候,還有其他人進來過嗎?”

張翼飛快速地看了他一眼,垂下眼眸說道:“冇有啊,一直是我在給你治療,我特意吩咐過,不讓任何人進出手術室的。”

褚臨沉眸光微暗,“是麼,我好像聽到了說話的聲音,而且是個女人?”

“額,褚少可能是做夢了?這個安神香好像是有這方麵的功效。”

褚臨沉冇有說話,目光落在了張翼飛正在整理的銀針上。

他眼中銳利的眸光一閃,在張翼飛還未反應之前,已然拿過了一根銀針。

當看到針頭處刻著的一個“秦”字時,他渾身的氣息變了。-

總裁的甜寵新娘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