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6章

-

“元落黎?你是辛裕的未婚妻,元落黎?!”寧清若驚呼道,目光在秦舒滄桑蠟黃的臉上來回打量,“可是你......”

不是說元落黎是大美女嗎?這怎麼看也是箇中年大媽啊!

秦舒冇有理會寧清若的反應,而是轉頭看向褚臨沉,對上了他深沉中又帶著洞察的目光。

她淡淡地抿了抿唇角,抬手揭下臉上的麵具,露出一張絕色的容顏。

“褚先生好眼力。”

聞言,褚臨沉冷峻的臉上恍惚閃過一絲笑意,抬手,修長的手指仿若隨意地掃過她的脖頸。

一股細小的電流沿著他的指尖竄入體內。

秦舒不自覺地身體一緊,褚臨沉已經把手收了回去。

她卻突然就反應了過來。

對了!

自己脖子上還留著他的創可貼呢!

難怪會被他看穿。

想明白這點的秦舒隻覺得有些好笑,繼續說道:“你剛纔說我連元落黎的身份也是假的,那你認為,我是誰?”

“嗯?”寧清若疑惑的視線在兩人身上流轉。

身為旁觀者,她隱約感覺這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微妙。

“你......”

褚臨沉菲薄性感的唇剛吐出一個字,駕駛座的司機突然出聲提醒幾人:“到醫院了。”

看了眼車窗外的醫院,他把話嚥了回去,耐人尋味地說道:“我想,很快就會知道。”

秦舒看著他誌在必得的樣子,好像已經掌握了什麼似的。

她的好奇心成功地被勾了起來,麵上不以為然地說道:“好,那我等著褚先生的答案。”

一行人將宮弘煦送進醫院裡,醫生和護士得知他的身份後,不敢怠慢,立即將他送進急診手術室裡清除毒素。

幾人則在手術室門外等候。

“宮弘煦中的毒好解嗎?”賀斐朝秦舒問道,在場幾人中,她應該是最清楚宮弘煦中毒情況的。

他這一問,其他幾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。

秦舒如實說道:“這個要看解毒醫生的水準,正常來說,兩三個小時肯定是要的。”

宮弘煦中的是致命的毒,但她發現得早,及時幫他封住了經絡阻止毒性蔓延,因此情況還是比較樂觀的。

聽到她的話,幾人都鬆了口氣。

這時候,褚臨沉招手把衛何喊到身前,從口袋裡摸出一個密封袋。

秦舒看了眼,有些訝異,那裡麵裝著的這不是自己的黑色絲巾嗎?

在衛生間裡,被他給順手拿走了......

卻見褚臨沉直接把袋子交給衛何,並吩咐道:“去做dna鑒定。”

秦舒:“......”

那絲巾上,確實沾了她的血。

原來褚臨沉是故意拿走絲巾,打算做dna鑒定啊!

嘖嘖,為了調查她的身份,居然連這種辦法都用出來了。

秦舒心裡一時有些哭笑不得。

事到如今,或許自己不該再隱瞞身份了。

“其實......”

剛開口,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快速逼近。

赫然是燕家的人!

而那領頭的人杵著龍頭柺杖,神情威嚴,渾身散發著淩人之氣。

是燕老爺子。

跟在他旁邊,身形挺拔細長,似電線杆一般的陰鬱男人,則是燕景。

這父子倆,來得倒是夠快!

褚臨沉和賀斐快速對視了一眼,眼中不約而同閃過一絲冷芒。-

總裁的甜寵新娘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