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9章

-

“好,把藥喝了。”蕭容瑾語氣溫和的說道。

楚妙垂眸望著麵前的藥,就想起蕭容瑾前世為了不讓他靠近自己,而傳染了瘟疫。

直接把滾燙的一碗藥水,幾口喝下。

她嘴角微揚,勾起了一抹苦笑,將蕭容瑾手裡的碗端過來,說:“我自己可以喝。”

“好,藥已經不燙了,你慢點喝。”

聽到這話,楚妙下意識的抬頭看他,可最終又什麼都冇說出口。

她喝完藥,蕭良軍醫就退出了營帳。

楚妙躺回床榻,與蕭容瑾四目相對。

隨之,兩個人異口同聲……

楚妙:“我有話要跟你說。”

蕭容瑾:“你有話想跟我說嗎?”

兩人同時說出口時,楚妙先愣住了。

而蕭容瑾卻低聲一笑。

兩個人又沉默了一會。

蕭容瑾替她掖被角,重複剛纔的話:“你有什麼話想跟我說?”

楚妙在聽到蕭容瑾的問話時,竟又不知該從何說起,或者說,她還不足夠勇敢,用最不堪的自己去麵對蕭容瑾。

“我……”

楚妙垂眸,移開視線。

蕭容瑾一眼看穿了楚妙的心情。

“既然不知該從何說起,那我來說吧。”蕭容瑾坦然一笑,俊顏儘是溫和:“這幾日,日夜陪伴著你,我總是夢見同一個夢。”

楚妙眼皮子狠狠的跳了幾下:“什麼夢?”

“夢見躺在這裡的不是你,而是我呀。”蕭容瑾笑著說,語氣十分輕快,又帶著幾分調侃:“我夢見,我在承受著你受著的病魔。”

楚妙的心微微一緊。

蕭容瑾繼續說道:“但是,隻有我一個人躺在床上,你不在我身邊,我夢見自己喝了好多藥水,那些藥水好苦,蕭良軍醫說,我的世子妃一直在藥膳房裡為我熬藥。”

“為了不讓我的世子妃英年守寡,我努力的把藥水都嚥下去,努力的呼吸,後來我撐不下去了,然後我感覺我的靈魂離開了我的身體,我以另一種形式出現在你的身旁。”

楚妙頭皮發麻,一臉震驚的看著蕭容瑾。

如果蕭容瑾不是重生人,那麼他的夢,便是他的前生。

“你……在我身旁,那我在哪裡?”楚妙問道。

“你在藥膳營啊,你取了幾包藥材包,把藥材裡的藥物挑出了好幾樣。”蕭容瑾的笑容依舊很燦爛:“我看你偷偷摸摸的,我才知道,我的世子妃不想我活著。”

最後一句話,蕭容瑾以玩笑的形式說出口,臉上的表情看不出半點傷痛。

可楚妙卻一點都不覺得好笑,甚至在聽到蕭容瑾說出前世的她時,她的嘴角僵硬到不知該如何回話。

“我當時在想,唉,我蕭容瑾這麼倒黴,竟然喜歡楚妙這個毒婦,後來我又夢見她從藥材庫裡,取出了幾包藥,統統倒進了藥膳盅裡,熬成一碗水給我喝。”

“你知道我當時是什麼感想嗎?”蕭容瑾湊到她麵前,握著她的小手放在唇邊。

楚妙咬唇蹙眉,腦海裡一片空白。

蕭容瑾說:“我當時竟不覺得,你是要用那些藥來毒死我,而是想救我一命,我昏迷後被灌了很多藥水,然後吐出了很多淤血,最後活過來了,等我醒來的時候,我就發現……原來隻是一場夢,大可惜了!”-

世子妃生存手冊楚萱蕭鳳華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