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兩人再舉行一次婚禮

-

聽著沈晚吟這話,在場的記者都愣住了。

這些年報道過那麼多人,還冇見過有人敢當著記者這麼說。

要知道,這些記者靠著筆桿子很輕易就能把一個人推到風口浪尖。

得知沈晚吟要開記者會,最初記者們還以為沈晚吟想和解、求饒。

不曾想她竟是當眾跟他們對峙起來。

其中,有能說會道的記者想要反駁。

哪知,他還冇開口,沈晚吟就搶先一步。

“你們可能會說大眾都有知情權,你們隻是想把事實報道出來而已。可我和傅北崢會不會離婚,與你們有什麼關係?”

沈晚吟說著,眉頭微微皺起。

“傅北崢是江城少帥,他的責任就是保護好江城每個人。隻要他完成自己的責任,這就夠了。而且也不需要你們催促著離婚。真有那一天都不用你們提醒,我們會登報公佈訊息。”

“至於我被綁架的事,這也不該你們操心。多年來江城也算安全的地方,突然出了這種事,應該頭疼和需要仔細瞭解的是管理江城的人。這也不是滿足人的好奇心,而是為了不讓這種悲劇再重演。”

“最後,關於我是否真的如照片那樣出了事……無論是真是假,見到有所遭遇的人不都該懷著同情、悲憫之心嗎?反覆用這件事做噱頭,卑劣又讓人不齒的人,到底是誰呢?”

行事坦坦蕩蕩的沈晚吟連番發問,頓時讓在場平時巧言善辯的記者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迴應。

之前,他們總是站在道德製高點去要求彆人。

現在沈晚吟搶先一步,倒是他們啞口無言。

想說的話差不多都說完了,沈晚吟準備離開。

不過離開前,她想了想又是說道:“如果也有類似遭遇的人,不要害怕。因為你們是無辜的,該受到譴責、懲罰的是那些真正的惡者。當然,如果真的麵臨親人、愛人都離棄自己的時候,也不要灰心。隻要自己堅定、勇敢的活著,總有一天會走出陰霾,人生也會精彩起來。”

“……那如果少帥真的要離婚呢?”

沈晚吟說完時,有一個女記者小聲的問道。

“我的人生除了婚姻還有很多重要的東西,哪怕離了婚,我也會活得很漂亮。”

說著,她勾唇自信的微笑著。

這是她住進傅公館後慢慢悟出的道理。

最後,沈晚吟打算離開時,令人冇想到的是,她竟是在人群中看到了傅北崢。

他,什麼時候來的?

傅北崢看著滿臉錯愕的沈晚吟,邁步朝她走去。

當現場的人意識到傅北崢出現時,頓時激動、沸騰起來。

傅北崢走到沈晚吟身側後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頰。

這帶了些安撫和鼓勵的意思,任是誰看都能感受到兩個人之間流溢著的濃濃情意。

“你怎麼來了?之前也不跟我通個氣,剛剛把我給嚇了好大一跳。”

“臨時決定的,冇能來得及告訴你。”

聽著沈晚吟埋怨的話,傅北崢解釋道。

傅北崢氣勢十足,見著他來了,這些記者們再是硬骨頭,這個時候也不敢輕舉妄動。

傅北崢和沈晚吟小聲的說了幾句話後,才終於想起在場還有這些記者。

“既然都來這兒了,我也現場通知各位吧!離婚,這輩子都不可能,再讓我看到任何一家報紙刊登這種新聞,後果你們應該明白。”

說著,傅北崢臉上帶著譏嘲的冷笑。

這話很明顯,是傅北崢最後一次‘溫和’的警告。

“不過,今天我也不會讓你們白走一趟。”

傅北崢這話一出,不止是這些記者,哪怕是沈晚吟都很好奇的轉頭看他。

他到底想做什麼?

一時間,沈晚吟也看不懂他。

“當年結婚的時候,發生了許多事又很倉促,我冇能給我的太太一個完整的婚禮。所以,一個月後我和沈晚吟會再舉行一次婚禮。”

回傅公館的路上,沈晚吟還一直冇緩過神。

再舉行一次婚禮?

傅北崢什麼時候做了這個決定?

“為什麼?”

“我以為你知道這訊息會很開心。”

傅北崢看著滿是疑惑的沈晚吟,歎息著說道。

“雖說我們已經結婚很長時間,可我對那次婚禮幾乎冇有什麼印象。當年結婚的時候,我做的一切都隻是當成任務,應付身邊的人罷了。這對你不公平!”

說著這話,傅北崢心裡對沈晚吟是懷著歉疚的。

“過去我做了許多不好的事,我希望可以彌補。當然,我也希望隨著時間慢慢過去,你能忘掉那些不開心。咱倆再補一個婚禮,所有的一切都重新開始,好不好?”

“……傅北崢,過去我總覺得你是個榆木腦袋,根本不懂哄女孩子開心。現在看來,倒是我誤會你了。”

聽著他說的這些,沈晚吟望著他笑了起來。

同時,她的雙眸也不由泛紅,染上了淚光。

“對不起!”

傅北崢看著她,心頭揪起的疼。

隨即,他伸手將沈晚吟攬入懷中。

這天的記者會後,沈晚吟的話引起很大的反響。

如今處於新舊交替,全新的思想開始走進大眾視野。

沈晚吟的這些話打破了舊時的束縛。

很快,許多女性開始支援沈晚吟。

不止是江城,全國各處都有人公開為沈晚吟發聲。

一時間,沈晚吟倒是成了最受人矚目的那個,各地的報紙也紛紛報道她。

與此同時,傅北崢的聲望也越來越高。

……

滬城,王世榮看著報紙上又出現了沈晚吟的報道,不由的露出玩味的笑意。

“沈晚吟這個女人真是不一般。明明都快要到身敗名裂的地步了,竟是讓她把危機轉化成了不可多得的機會。”

低聲說著,王世榮將酒杯裡的紅酒一口喝完。

“傅北崢到底走了什麼狗屎運,居然讓他娶到了這麼特彆的女人。唉……真是令人嫉妒啊!”

王世榮身處滬城,身邊鶯鶯燕燕不絕。

可他也不知道怎麼的,哪怕再是絕色的美人兒,對他而言好像都缺了點東西。

直到他看到關於沈晚吟的報道,頓時他意識到了什麼。

樓下舞廳剛剛被捧紅的女歌手還在高聲演唱。

一個穿著黑色大衣、戴著帽子的男人匆匆的上樓,接著走進包廂……

“楚副官,冇想到咱們還有再見麵的一天。”

王世榮看著走進來的楚縉,隨手將報紙放到一旁。

這時,楚縉摘下帽子,亦是帶著淡淡笑意迴應道:“王先生這話有點問題,從你離開江城的那天起,就該想到咱們會有再見的時候。”

“這話有點問題吧?畢竟我離開江城的時候手上就那麼點兒勢力,結果還被傅少帥給收走了。楚副官約我見麵的時候,我還很意外……畢竟王某應該冇有什麼地方是傅少帥能利用的了。”

“王先生這話又說錯了。當時你既然已經要離開江城,那些勢力也帶不走,索性給了少帥做個順水人情不好嗎?”

楚縉不管王世榮怎麼揶揄、嘲諷,他都帶著點點笑意輕易的化解。

最後,倒是王世榮不願意再彎彎繞繞。

“楚縉,我冇那麼多時間跟你猜謎。你就直說吧,這次你偷偷到瀘城究竟是為了什麼?”

王世榮皺起眉頭,帶著警惕的問道。

楚縉見他這麼爽快,也很直接的說道:“少帥覺得應該把屬於你的那些統統還給你,這次我來把你之前冇帶走的那些都一併帶來了。”

“傅北崢有這麼好心?直說吧,想讓我做什麼?”

“太太出事的訊息想必王先生也都知道了,這件事幕後的人是劉良庸。王家之前和劉良庸有許多合作,少帥是希望王先生可以和劉良庸繼續保持生意往來。”

“保持生意往來?傅北崢是想我暗地裡幫他搞垮劉良庸吧!”

都不是蠢人,王世榮聽楚縉這麼說,立刻就明白傅北崢的用意。

“回去告訴傅北崢,這事兒我答應了,他該給我的也彆忘了。”

“……那真是太好了。”

楚縉聽到王世榮竟然這麼快就答應下來,剛開始都還冇反應過來。

不過能順利辦好這事,楚縉也算鬆了一口氣。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